全台首例:加密货币实体社群咖啡厅空间 「BITZANTIN」

今年四月,社群网​​站上观察到不少币圈人士都在一家位于内湖的咖啡厅打卡「BITZANTIN」,笔者在访谈下来也听到不少圈内人提及,激起我们对这个实体空间的好奇,在网路时代下以区块链、虚拟货币的社群多半透过都从网路搭起桥梁,接续才会参加相关讲座、工作坊,究竟这间打着结合加密货币实体社群与咖啡厅空间的「BITZANTIN」是什么样的社群概念?

座落于内湖路二段,从外观看上去俨然是一间质感高雅的韩系咖啡厅,推开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韩剧中穿着优雅工作服的服务人员,也不是气派的装潢设计,而是显示货币市场的即刻价格65 吋4K 电视墙和壁柜上琳琅满目的加密货币白皮书和区块链相关书籍,二楼甚至还有舞台及完备的摄影器材。

一楼店内 65 吋 4K 电视墙和壁柜上琳琅满目的加密货币白皮书和区块链相关书籍
实体空间凝聚社群 更为民众把关 ICO 专案
从顾问团队的介绍,我们得知「BITZANTIN」的创办人来自韩国,成立的动机便是看上行之有年比特币,最初就是藉由社群兴起,演变至今在亚洲其他国家像是韩国、日本、中国等都有不少活跃的社群组织,他们认为,台湾作为具有相当大区块链发展潜力的国家,更需要一个实体的线下社群将大家凝聚,因此成立「BITZANTIN」咖啡厅,也促成台湾成为「BITZANTIN」设立实体空间之首例。

在区块链市场中,有九成为投资人仅不到一成的技术开发者, 「BITZANTIN」希望大众透过 实体社群中心轻易的接触到区块链及加密货币的资讯。目前在咖啡厅二楼设有BITZANTIN Lab 活动空间,除了团队自发性提供免费的讲座推广、线下沙龙,而也因为「BITZANTIN」有场地、餐点、摄影器材等资源,先天已具备一切举办活动的条件,也能将场域租借给币圈、链圈举办相关活动。

二楼设有 BITZANTIN Lab 空间 定期举办免费课程 也提供 ICO 团队租借举办活动
根据BITZANTIN 团队观察,目前在实体空间中大致有三种人群,第一种是完全没有接触过区块链的入门者, 在这些人之中年龄广布从20-40 岁,大学生族群、业界工程师、菜篮族等等,第二种是曾经在其他地方参与过币圈相关课程讲座,第三种就是本身以在币圈打滚的人士。

把这些人聚集在实体空间中,除了可以互相交流,最大的特点在于民众可以直接接触到虚拟货币、 ICO 项目团队,降低民众在投资过程中陷入ICO 骗局或是诓韭菜事件的发生机率, 「BITZANTIN 」的顾问Ian 表示过去许多民众资讯不对等,在网路上进行相关投资活动很容易受骗,现在可以来到实体场域当面与专案团队接触,有任何疑虑或问题都能直接提出来。而另一方面,能直接接受各界人士当面挑战的专案团队本身一定具有相当质量,借此已初步排除漏洞百出无法接受市场考验的专案。

透过系统的社群孵化,协助区块链新创公司所发展的专案建立起完善的社群,「BITZANTIN」团队会先帮民众进行筛选,挑出团队背景严实、项目概念符合市场需求、项目商业模型思路清晰,并且技术确实可落地的专案,同时「BITZANTIN」团队也会深入专案的社群,了解专案社区内的互动概况及社群热度。

「BITZANTIN」结合了资讯二进制的最小单位「Bit」以及拜占庭将军问题的「Byzantium」两个字。一切科技的起源都是从Bit 开始,「BITZANTIN」期许自己能在这场区块链的革命中能扮演着像二进制的Bit 一样重要的角色,为区块链专案提供解决方案,并与社群成员共同谱写区块链与加密货币的历史。

以上两个社群瞄准区块链技术、投资人,分别以不同面向出发,在窥探他们的社群活动以及他们的趋势洞察后,各位读者对于台湾区块链社群面貌是否有更深入的了解,也许你也曾参加过类似的社群组织,或是你也有意成为社群组织者,不论如何?,日后区块链产业的活络势必得仰赖更活跃的社群文化,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文化已经蔓延至校园群体,台湾的学生自发性组成校园公开社团,在教育资源仍未大量投入之际,藉由社群组织是否能将这股先机带给校园师生,甚至让台湾本土区块链人才急起直追国际。

站在国际重要汇流处 如何看待区块链现况与以太坊难题?

作为和以太坊基金会关系紧密的组织,Taipei Ethereum Meetup 的一大优势就是获得最新技术发展,站在以太坊社群重要汇流处 ,Taipei Ethereum Meetup 如何看待以太坊难题与区块链现况?

将时间推到去年 11 月, Vitalik Buterin 在台北 BeyondBlock 大会公布了以太坊未来 3~5 年内的交易规模扩容计画,以达到 Visa 等级规模为目标。在他看来,以太坊目前的主要三大困难是隐私性、安全性与扩展性。 Vitalik Buterin 透露,以太坊接下来将主攻在不考虑使用大型节点甚至集团型节点、努力避免中心化趋势的前提下,实现每秒数以千计交易量的链上扩容最佳化。

陈昶吾也提到,目前以太坊最核心两大问题仍然是「隐私」和「效能」,目前效能问题的应对之道有「分片技术」和「链下交易」,不过其中仍有待解的问题。

他举例,以现有区块链技术来说,交易经每个节点认证,假设有一万个节点,那么是否必须要让一万个节点都进行认证,若是只要在数学上符合安全性的最小数量保证(保证金)就可以完成,那么透过分片(Sharding) 技术将区块链分群,交易效率将可以有倍数的成长。然而分片后,每个群组的节点数变少相对容易产生Majority attack 的问题,因此要让群组中的节点随机的经常性更换,但在更换过程中需要同步不同分片的区块再进行验证,如此一来就会有延迟情况发生,而这也是当前以太坊分片技术上待解的问题。

至于「链下交易」( off-chain) 呢?过去要完成一笔交易需要所有人进行认证,但相对使交易速度下降,就目前的技术来说,一时半刻仍无法直接解决链上效能问题,但若是可以在链外运行,最终再同步到链上将可以大幅提升效率,不过该怎么透过数位签章稽核让过程中确保资料不被窜改才是关键,现阶段已有许多专案朝向链下交易( off-chain) 发展。

至于另一项受到热议的「共识机制」问题,过去比特币采用依靠矿工的PoW(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延伸至今有越来越多问题浮现,像是算力集中越来越明显,已与去中心化的方向背道而驰,挖矿的行为从个人挖矿发展到大的矿池、矿场更造成能源浪费。此外,对链来说想要进行升级、区块链加大、分叉等等更新时也因为矿工不同意使升级变得遥遥无期。因此以太坊希望未来挖矿机制能逐渐消退,采取像是 PoS(Proof of Stake)权益证明, 让区块链治理权回到货币持有者身上。成员补充,除了透过链上机制以货币持有者决定发展方向, 也有另一派主张,未来公链的治理方式是链与人之间的共识, 链外的人要先取得共识,再决定链的发展方向,两派说法是社群正积极讨论的议题,当然要建立这样的关系, 所要努力的不只是线上,甚至要走到线下与各国社群沟通、互动,这也正是以太坊创办人Vitalik Buterin 正努力在进行的。

扎根台湾,独树一格:带你窥探本土区块链社群的多元面貌

自九年前区块链行业的比特币被发明以来,网际网路之后的新一代数位革命就此展开。透明且去中心化的分散式帐本不仅能保障交易安全,它还试图将货币本身从国家机关统治的系统中拉出来,因此被视为能改变世界旧有经济秩序的新动力,获得了大量的关注成为未来数年全球最具发展性的科技趋势。

起源于开放原始码社群的区块链技术,也快速吸引了多方的利益关系人。除了最初的开发者,尚有企业、创投、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基于不同的背景与动机而参与区块链产业,也就此形成更加完善的生态系。

只是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最早的「社群」谈起。

从最早的比特币区块链到目前所有的公有链,其实都是以「社群」的方式在运行,延续第一代网际网路的开放精神与热情的开源社群形式,社群的核心价值在组织文化,一群理念相同的人共同参与在群体,也可自由地参与、退出。在《区块链革命》一书提到,得利于中本聪将分散式权利、网路正直性、利益关系人权利的隐私、安全性、所有权,包容性等原则融入在编写的程式中,校准并结合利益关系人的诱因,以社群组织形式登场的区块链在早年得以自然运行。

承先启后的社群文化
说到社群文化的形成,开源社群便在世界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区块链的发展当然也得力于开源社群的活络,当然开放、分散、去中心的象征性文化在开发者心中尤为重要,就拿日前微软收购GitHub 一事来看,虽然现阶段微软没有增加收费和掠夺数据的迹象,协议也主张GitHub 将保留其开发者优先的风格, 不过这个事实显然还是让GitHub 的开发者难以接受,遭到去中心加密社群者激烈抗议,微软介入了开源领地对去中心化造成的影响使得区块链开发者感到不安逃离至其他平台,可以见得那种尤为强劲之精神指标坚不可摧。

狭义的区块链社群是最初建立在技术上的社群,然而区块链发展至今,早已延伸出面貌更多元的社群组织,这些广义的社群,是让生态圈更加健全,产业得以更蓬勃发展的成长动能,只要有特定的人群、相应组织、成员参与及社群文化,我们都可以视作社群,若要以全观的角度来剖析区块链产业,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先了解区块链社群上发生的故事。

本次INSIDE 区块链以台湾现况出发,探究从技术社群、实体场域,甚至大专院校等台湾本地社群,究竟他们能能否在区块链大世代的契机中,为生态圈带来正向循环,跑在产业前为台湾区块链发展注入成长动能?就让我们一窥台湾本地两大区块链社群:

Taipei Ethereum Meetup 台北以太坊:国内外人才汇流 「去中心文化」技术社群
谈到台湾技术社群,绝对不能不提到Taipei Ethereum Meetup 台北以太坊社群,即便你没有参与链圈、币圈活动,曾在网上爬文试图查找以太坊、区块链等基础知识时,也一定看过他们部落格上发布之文章,究竟这群神秘组织者是谁?他们来自何方,如何协助推动区块链基础建设,将区块链这个生硬的学问普罗大众?

硬塞有幸邀约来自台北以太坊的四位核心组织者及成员与我们谈谈,为了让大家对组织的轮廓更加清晰,我们先大致了解他们各自的背景。

陈昶吾,主领域为隐私安全的他认为区块链是未来产业发展的创新机会, 于国外访问回台后,想找寻区块链相关的工作机会,因缘际会认识社群其他成员而加入, 身为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的他,同时在政大资科兼任助理教授的他,同时在政大资科兼任助理教授以及在AMIS 担任研究科学家。

Ben, 在修读中兴资工硕士时认识到虚拟货币,本身以密码学为专长,毕业后在金融体系担任工程师,他认为得力于区块链的蓬勃发展,密码学人才被推到风口上,加上本身对金融产业深感兴趣,认为往区块链发展将是一个大好机会,因此投身区块链领域。

Ken,最早接触是透过电影-《比特币风波》,被电影中阐述全新的金融体系剧情所触动,随后认识技术圈前辈更激起深入了解区块链的动力,在新创产业打滚多时,想用时下最新趋势-也就是区块链技术来改变产业生态,随后加入台北以太坊社群。

邱骏,过去于电商担任工程师 ,关注到在 GitHub 看到火热的 Ethereum 专案,得知其为能够让区块链能够实行智能合约的基础建设。在自行搜集各项网路资源后,认为最快了解工程技术的方式还是直接与在地社群接触。键入关键「Ethereum」马上就找到了 Taipei Ethereum Meetup 粉专及社团,一路参与社群活动至今。

Taipei Ethereum Meetup 台北以太坊来自不同背景的成员,左至右依序为 Ben、邱骏、陈昶吾、Ken。
Taipei Ethereum Meetup 的组织运作,简单来说就如同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概念,海纳百川接受各界?人士,透过网路群组筹划活动、寻找合适讲者、租借场地、直播影音共享,大家都是志工性质,凭借着热情和志同道合朋友相互激励。目前核心成员约有 20 人 ,每场例行活动约?有 50 人出席,以台湾技术社群规模来说算是相当大的。

每月两次聚会,例行讲座主题从Token 应用、区块链底层应用到新闻如何搜集等都是社群讨论的议题, 每场均有实况转播,对于无法到场的人来说也能享有社群资源。除了例行活动当然也包含我们经常看到的线上资源,像是Medium 专栏、脸书粉专与社团、Slack 群组,他们也共同维护一份GitHub ,包含新手教学、从零了解区块链生态等基础知识。

对一个社群来说,举办大型活动往往是凝聚圈内人士最速效的方式,而得力于既有组织成员来自以太坊基金会,他们与核心技术开发者维系良好关系,一旦有机会就会邀约核心开发者至台北演讲或是举办工作坊,至于与以太坊创办人Vitalik Buterin 的渊源,主要是因为以太坊基金会中有五个台湾成员,至台湾出差时也能前来社群举办演讲,将来自以太坊根源之能量注入台湾。

作为社群组织,Taipei Ethereum Meetup 本质上就不是一间公司,当然不是以开发专案、贡献源码为目标,反倒是「敲门砖」的角色,让技术资源与产业接轨、媒合人才,同时散播以太坊技术给更多入门者普世区块链价值。也会透过实体活动应用直接让大众了解使用场景,像是他们曾使用Token 贩售讲座票券、智能合约票选社群?logo 等,都是相当贴近日常的应用实例,透过社群与民众的互动,搭配Medium 上经过消化撰写出更易懂的国内外技术文章,让成员对以太坊技术应用罗轮廓场景更加清晰。

事实上,台北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技术社群在国际上也是相当难能可贵的,陈昶吾也有感而发:「在亚洲其他国家如新加坡、东京、中国的社群技术意味其实并不浓厚,可能更多的关注是在币圈、ICO 投资或区块链应用。」当然这与加密货币的兴起有相当大的关系,也让Meetup 的社群本质改变了,以撒币招揽更多成员的大有人在。经营媒体出身的中国社群 Ethfans 就是以激励金招募更多志工,同时透过矿池收入来支援社群,以激励经济来循环发展。

Taipei Ethereum Meetup 相较于其他社群他们的优势是起步早,在区块链大肆被讨论之际他们早已累积各界人脉与资源,组织中虽有许多资深的技术人员,却仍致力于将区块链门槛降低。根据Taipei Ethereum Meetup 的观察,虽然越来越多人对区块链抱有兴趣,但对新手来说进入门槛仍然太高,他们希望透过手把手教学、更多入门文件管道的提供来改善,未来也会努力找寻更多讲者,除了把国外的社群力量带到台湾,也希望让技术圈人士能自愿站出来成为讲者,以形成良好的正能量循环社群文化。

Facebook 区块链玩真的!宣布任命「软体工程总监」带领区块链技术开发

据报导, TechCrunch 透露: Facebook 三年的工程总监 Evan Cheng 现在已经转职到该公司最近成立的区块链团队中担任同样职务。

工 程师 Cheng 已更新了他的 LinkedIn 个人资料新获得的职位,并且 TechCrunch 也已经向 Facebook 进行了求证。

在此之前, Cheng 在 Facebook 的编程语言再主要领袖的位置上担任了大约三年。在加入该社群软体公司之前, Cheng 在科技巨头 Apple 的后端工程领域工作了近十年。

据报导,除了任职新职位外, Cheng 还在咨询一系列与区块链相关的项目,包括新加坡区块链平台 Zilliqa 和以安全为中心的仲介软体提供商 ChainLink。

Facebook 今年 1月成为头条新闻,由于当时该公司宣布将在其平台上禁止首次投币( ICO)和加密货币相关广告。它随后 放松了禁令 ,重新允许加密货币项目运行广告。

该公司的通讯软体开发负责人 David Marcus 在 5 月份宣布, Facebook 已经成立了一个团队,以探索整个平台上区块链应用的优势。

另外,在上周,跨国科技公司微软的台湾子公司宣布,它开始致力于企业区块链开发的平台。 6月中旬,微软还透露,它开始与产品 序列化和可追溯性解决方案提供商 Adents 合作开发基于区块链的追踪平台。

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狂欢:八种商业模式

(一) 区块链协作(Blockchain Cooperatives),创造真正的共享经济

区块链可以应用在各个产业,比如众人皆知的共享经济如滴滴、 Uber 这种新模式。但其实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因为 Uber 的成功并不是因为共享带来的,他们的成功是因为它们不共享。它们只是集成而已,将资讯收集起来,再卖出去,滴滴和 Uber 只是建立了一个平台而已,他们也得签合同,守条约。而所有上述提到,区块链都可以透过智能合约的模式来解决。

(二) 知识产权创造者(The Rights Creators),把内容变成资产

现在有很多的艺术家,他们都会和平台方签合同,赚 10%、5% 的拥金。但其实艺术家可以通过区块链的方式赚得更多,而且通过区块链也可以更好的和平台方进行合作。互联网对于内容产权创作者来讲是非常重要的。那音乐来说,我们透过网路听音乐很方便,但这个时候音乐就变成了资讯,可以透过网际网路不断地复制,所以音乐就变成了不需成本的商品。我们下载的音乐越来越多,但这些艺术家赚得钱却越来越少。如今,知识产权创作者要想挣钱的话,可以把他们的作品上传到区块链上,每次有人下载了他的作品,他都能直接赚取佣金。

(三) 重新定义中间人(The Re-intermediators)减少佣金

下一个方向就是新的中间人,在全球,每年跨境交易额都非常大。所有交易都需要付给跨境交易中间人相应的手续费,但最需要拿到这笔钱的人应该是收款方,所以这其实并不公平,因为他们要拿出一部分钱来付佣金,而不是用在真正需要的地方。透过区块链技术,我们可以在资产中介方面创造新的价值。

(四) 区块链支援供应链(The Blockchain Supply Chain),实时同步数据

下一个方面就是供应链,现在超过 5000 亿的商品,都是透过供应链来完成销售。他们存在于世界各个角落,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并不清楚货物抵达的时间是否准确。如果区块链能参与其中,那不管是在非洲还是「一带一路」上的国家,我们只需要把货发出,在区块链上的所有用户都可以收到同样的资讯。供应链端也可以通过需求链去了解到人们需求商品的情况。

(五) 模拟真实世界(Animating the Physical world),不同设备完成互联

如今有很多的设备可以监测我们的健康和生活。不管是智能灯泡还是太阳能板,都是需要人去控制的,在区块链上可以实现相应的控制。

(六) 平台创建者 (The Platform Builders),摆脱对大公司平台的依赖

因为平台是主流的形式,人们在平台上开发新的应用。拥抱新的平台可以摒弃旧的平台,像是银行系统,或是亚马逊的服务。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新的平台来开发应用。

(七) 更多更好的数据 ( Big, Better Data),夺回用户的数位资产

大数据是现在的热门关键字,它也是新时代愈来愈重要的资产,甚至比石油更有价值。在数位经济下,我们要去思考什么是基本资产,很多大型公司看似是在做资本化的运转,但是其实它们最重要的资产是数据。不管是 Google 还是百度,他们所管理的数据的体量都是我们难以想像的。透过过这些数据提供相应的服务。但这些数据并不为我们所拥有,而是在第三方机构手中。这一点令人生疑,因为尽管我们有自己的资料,但是我们把自己的隐私交给了这些管理数据的公司。如果我们把数据拿回来呢?我们可以有一个自己的数位世界,在需要提供数据时,只根据法律的要求给出必要的资讯即可。比如你买杯咖啡,你付钱就行了,而不需要出示身份证。但是如今你需要给出更多本不需要提供的资讯,所以从隐私保护角度来讲,区块链也可以助其一臂之力。除了大数据以外,我们也会有更多、质量更高的个人数据。用户或消费者,他们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提供自己的资料,数据也将被更好地利用 。

(八) 新的公共部门 (The New Public Sector),改变从政治到社会服务的行事方式

最后一点就是新的公共部门,区块链技术可以用于进行政府之间的活动,比如现在有了线上投票,网路已经成为了投票一个重要的参与方式。我们参与到选举投票中,并且需要确保投给所支持的政党,且要确保我们的投票是匿名的,投票结果是可以验证的。但互联网其实是不太有利于投票的媒介,因为它很多时候会被黑客攻击,导致投票结果不准确。所以过去 20 年里,投票机制并没有做出非常大的改变。还有其他的领域,比如土地权益、养老金计划,所有需要被注册为资产的项目,都可以使用区块链来更好地向公民提供服务。

杀死中间人,区块链革命的商业模式创造了哪些新商机?

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商业模式当中,你的机会在哪一种?Uber、Airbnb、TaskRabbit 等企业算是共享经济的一部分吗?

大部分人面对这个问题时,都会毫不犹豫地给出肯定答案。这种想法并不难理解,将资源汇聚在一起,从而创造并共享财富当然可以被视为共享经济。 Alex Tapscott(亚力克斯 ·塔普斯科特 ) 却从区块链的角度出发,对这种观点加以驳斥。

他认为这些公司并没有真正的共享。大多数这类公司实际上都是服务的聚合者,通过充当中间人的角色把服务汇集并加以出售。而且更加直言不讳地指出,实际上这类公司的成功恰恰是因为不共享。 Alex 认为,真正的共享 Uber 应该是区块链版本的 Uber,能用一个纯粹的协作组织来取代这类巨头公司。

Alex Tapscott 是数位金融领域权威发言人,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区块链创办人,区块链咨询公司Northwest Passage Ventures 的创办人兼CEO,特许金融分析师,投资银行家,风险投资人。而其父Don Tapscott 更是被称为「数位经济之父」,父子二人合着的全景式描述区块链理论及应用的著作《区块链革命》曾在多个国家及地区位列畅销书榜首。

在这位区块链研究者看来,区块链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这项技术将对整个社会带来巨大影响,将使网际网路时代进入第二阶段。第一次的工业革命从蒸汽机起步,第二次工业革命始于电气化,第三次工业革命则是行动网路的产生。如今科技已经无处不在了,各个产业中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技术。

在资讯社会中,传播不再受制于时空。资讯在第三次浪潮中得以大爆发,甚至成为将资讯社会与传统的工业社会相区分的重要标识。资讯的共享也成为常态,比如日常办公中分享的 Word 文件、 PPT、照片等。在分享这些信息时,人们所传递的实际上是复印件而非原件。正如那句俗语,当两个人交换一个苹果 , 得到的还是一个苹果;交换一种思想的时候 , 得到的却是两种思想。

但网际网路中,有一样东西如果共享后不仅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带来更多问题 。 Tapscott 说,网路中价值一定不能共享,比如金融资产、身份、钱等。他举例道,如果我给你 20 块钱后,我和你还都同时拥有这 20 块时,经济就会出现问题。

为了防止由于价值的共享所导致的问题,人类想到了最直接的方式引入第三方,找中间人做担保,解决信任问题。于是,就涌现了开头所提到的 Uber、Airbnb、TaskRabbit 等一批产业巨头。这种方式解决了部分问题,同时也引发了新问题。比如, Airbnb 上的房屋所有者们只能收到他们所创造价值的一部分,并且每笔交易的结算时间都很长。更令人担心的是, Airbnb 或许会储存数据来实现其他经济价值,房东和顾客的隐私问题无法得到保障。

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打消了这些疑虑,它所提供的不可更改的帐本让两个人能采取「去中介」的最直接的交易形式。无疑,这将对目前的商业模式造成巨大影响 。 Tapscott 用了「 disruptive」(破坏性的、颠覆性的)这个词来形容其会带来的影响。区块链 Uber 就是运用区块链技术对商业模式进行创新的一种:区块链合作组织(Blockchain Cooperatives)。但这只是八种开放式联网企业商业模式中的其中之一,除此以外,还有知识产权创造者(The Rights Creators)、平台建造者(The Platform Builders)等多种模式。

在Rebuild 2018 大会上, Alex Tapscott 不仅详细讲述了利用区块链实现的八种开放式联网企业商业模式,还在会后接受了独家专访,谈及区块链的其他应用场景、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及如何实现最终落地等问题。

以下是 Alex Tapscott 在 Rebuild 2018 科技商业峰会上的演讲及采访实录:

谁有机会拥抱区块链创造不同?

市场

目前,很多人和公司在利用区块链技术。有很多初创企业的CEO,他们发现透过区块链可以更好的通过P2P 的方式融资,这样的资金市场从2016 年的1.6 亿美元,涨到2017 年的60 亿美元, 2018 年的100 亿美元。所以你看到的区块链的风投市场,现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你看 VC 这些风投公司,他们发现现在已经不需要中间商了,或者是中间媒介。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大家开始使用加密币当作很重要的货币替代,包括委内瑞拉,它的货币现在不值钱,而且不安全,所以他们会把加密币作为自己的保值货币。区块链带来的生活改变是颠覆性的。

政府

区块链在交易的过程中不用第三方或者中间方,银行可能觉得区块链对他们产生了威胁。对政府而言,这种技术是潜力非常大的,它可以促进就业,让经济更快发展,所以政府应当支持。

我们看到了三个主要的应用场景 ,一个是民主,一个是政府的服务,第三个是中央银行的业务 。

我们来看一下民主以及民众的参与。区块链是可以让人们更多地参与到大选投票,投票会用数位化的方式来进行。这样的方式是非常透明的,所以它可以有助于民主。

第二个就是政府服务,政务方面有很多政府服务应用场景,包括政府采购,收税、政府服务的交付以及土地权等。有很多政府利用区块链技术的使用案例。

第三个场景是央行,世界范围内央行扮演了很多角色,他们不仅仅是控制利率,他们还有监管政策。区块链技术可以提升他们工作的效率。比如他们在金融服务方面会有更多的透明度,这个可以帮助央行减少风险。同时我觉得这也是非常有逻辑的措施,那就是让政府去发行和创造自己数位化货币,因为它的效率会更高,而且影响力更大。所以区块链的技术在政府方面的应用也是非常广泛的。

Google 推出区块链工具包,使用 GCP 服务就能直接构建区块链应用程式

近日, Google Cloud 与区块链公司 Digital Asset 合作,推出区块链工具包。此工具包通过 Google Cloud 服务的形式,提供给区块链应用的开发人员。

具体来说, Google Cloud 推出的这款区块链工具包,可以使开发人员能够在 Google Cloud 上测试、构建区块链应用程式,不需要开发人员自己编写整个平台。

Digital Asset 的CEO、摩根大通投资银行的前CFO,Blythe Masters 表示,向Google Cloud 提供的分散式帐簿平台和建模语言,可以减少分散式帐簿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简称DLT)应用开发的技术障碍。

Google Cloud 的金融服务平台主管 Leonard Law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DLT 不仅在金融服务产业,而且在许多产业,都有巨大的潜力可以让客户受益。

对于Digital Asset 来说,希望可以通过这次合作,让更多的开发者使用它的数位资产建模语言( Digital Asset Modeling Language ,DAML ) 平台即服务(PaaS) 程式,该程式现在可以通过Google Cloud 的Orbitera 应用程式市场获得。

此外, Digital Asset 还宣称,通过上面提到的这些产品,开发人员将能够使用端到端工具包,来构建和部署复杂的分散式应用程式。

谷歌并不是第一家为区块链开发人员部署工具的云端运算提供商。

今年 4 月份,亚马逊推出适用于乙太坊和 Hyperledger Fabric(Digital Asset 是最初的贡献者)的 AWS(Amazon Web Services)区块链开发范本。与 Google Cloud 和 Digital Asset 之间的新合作一样,AWS 区块链开发范本可以让开发人员不需要从头编写底层原始程式码,可以直接创建和部署 DLT 应用程式。

甲骨文近日宣布将在 7 月底推出 PaaS 区块链产品,并将在 8 月份推出 DLT 应用程式。

谷歌在区块链方面的布局紧随其它大公司。早在 2016 年, Google 就效仿了 IBM 和亚马逊,为需要测试银行区块链技术的开发员提供云服务。而且, Google 旗下的风投公司Google Ventures,也参与了不少区块链项目和公司的投资,比如钱包服务提供者Blockchain Luxembourg,金融交易网路Ripple,加密货币资产管理平台LedgerX,国际支付提供商Veem 和现已解散的Buttercoin。